比亚迪拖欠11亿广告费背后:还不清的高利贷和隐秘的洗钱

2018-08-07 06:47:48 多面体影视 | 视频DSP及贴片广告制作投放整合服务商 0
多面体影视策划集基于品牌的视频创意、视频拍摄、后期制作以及整合DSP的视频广告投放等服务,为客户提供一整套可执行、效果可追踪的品牌视频营销解决方案。

文/李思谊 编辑/刘利平

图片关键词
李娟所提供的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

与5岁的儿子通过电话后,33岁的李娟已泣不成声。此时的她,或已做好将过去三年“冒充比亚迪上海进行市场投放”,导致31家供应商11亿元欠款的罪责独自包揽,换取“老板”、同伴与家人们的“平安”。

我们并不知晓自首的李娟如何向警方陈述案情,但她随后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一切:刻意留在电脑中关于上司蛛丝马迹的虚假信息,使得真实的做局者逃之夭夭;一些曾经参与其中并与她一起挥霍无度的“合作伙伴”与“员工”,也转身成为讨债者。

李玉则并不赞同这种说法。他对腾讯《棱镜》表示,李娟此前所在的广告公司搜易曾作为4A广告公司——伟门的分包商,此前曾代理美国汽车品牌福特,而福特与长安汽车建有合资公司,许多福特高管后来被派驻到旗下长安铃木和福特江铃。

“真项目,假合同;真垫资,假付款;真贪心,假雷锋。”接近此事的李玉如此形容这场骗局。而悲情人物李娟,这个能够解开迷局的唯一关键人物,让真相变得扑朔迷离。通过与多位涉事供应商、广告公司主,车企内部人士与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腾讯《棱镜》试图还原这场精心设计阴谋的点滴。

图片关键词

体外运作的生意

图片关键词

2015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政策的推动与刺激,使得这一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较前一年实现了340%的增长。2015年,以电动车作为核心业务的比亚迪,也一举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也就是在这一年,李娟的身份突然从一位广告公司普通职员,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比亚迪汽车旗下“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华东区域市场部总经理”。她开始招兵买马,这些人中不乏李娟在上海搜易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搜易)时的前同事,Misa、Kitty、Vivian和Anita等。

事实上,真实的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也仅仅是比亚迪官方在上海注册的“用来申请当地政府新能源汽车补助的公司”,本身并不具备更多职能,营业执照等证件并不常用。然而,李娟通过一个叫“Leo Chan”的人拿到了这个2003年4月份就进行注册的公司相关证件高清扫描版本。

解决证件问题,她便解决了一系列问题——与业主时代金融中心签订租赁合同解决了办公地点问题、与上海外服签订劳务合同解决了员工的社会保险缴纳问题、为发起市场推广项目并将这些项目给到广告供应商们提供背书。

最初时期,一些供应商开始通过李娟的前东家搜易,接到上海比亚迪的一些项目。比如2016年12月份举办的比亚迪华东地区经销商大会便是其中之一。这次经销商大会在上海浦东文华东方大酒店举办,90名经销商到场参会。

李娟的生意最早暴露是发生在2017年5月。也是比亚迪官方在2018年7月12日的声明中所说:2017年5月,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鸿)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腾讯《棱镜》发现,宋博和于连东皆为长春人,宋博持股的多家公司经营范围皆包括汽车销售,品牌涵盖五十铃、庆铃和铃木等;而于连东持股的一家公司销售江铃汽车。事实上,宋博和于连东还分别参股了刘丽敏投资的多个不同汽车贸易公司。

 

图片关键词
参加此次比亚迪华东区经销商大会的宋博,代表经销商发言

腾讯《棱镜》曾多次致电宋博与于连东本人,电话接通表明来意后,二人皆迅速挂断电话。名单上一位天津地区的参会经销商则表示,她是代表自己的亲属来参会,并称其亲属为比亚迪经销商。

三年来,李娟所发起的具体业务项目无外乎两类:一类是省级卫视、高铁广告、地铁广告、户外标牌和媒体合作这样的品牌业务;另一类则为车展、试驾、品鉴、经销商大会、静态展和大小篷车等活动类业务。这些业务和活动都“像模像样”、“风生水起”,和比亚迪总部的项目并未产生任何冲突。

李娟所给到的经销商名单中,名为宋博、于连东和罗顺军的三位经销商被作为“VIP”进行特别关照。宋博还作为颁奖嘉宾上台,并作为经销商代表现场发言。但蹊跷之处在于,主持人在介绍宋博时只提及了“经销商代表宋先生”,并未提到他所属的公司和具体职位。

上海比亚迪的一位职员告诉腾讯《棱镜》,之所以与比亚迪总部正面对接,是因为之前李娟发起的项目中,供应商使用了错误的品牌标识被比亚迪总部发现。追查到李娟这一层时,使用“上海比亚迪”必然败露的李娟,迫不得以在比亚迪总部开始使用广告公司雨鸿汪晓婷的身份。如此一来,雨鸿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晋级”为比亚迪总部的供应商,将项目分包给上海地区的其他供应商,并从中收取15%-30%不等的手续费。

 

图片关键词

高利贷融资

虽然,李娟的上海比亚迪对供应商们的业务还在进行。但糟糕的是,这些供应商们在项目完结后,120个工作日的账期迟迟拿不到回款并一再逾期。经销商们未经证实的说法是,“Leo Chan”及其利益相关方或已使用经销商们的结案报告,在比亚迪总部进行项目结算,而这笔资金被挪用后或因其他不可控的因素,如投资失败,在短期内无法归还。

或是“Leo Chan”将稳住这些供应商的任务交给了李娟,或是李娟经不起供应商们讨债,于是开始通过拆借形式获取资金“拆东墙补西墙”,并将其中部分用来支付供应商一部分欠款。没有“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银行对公账户的李娟,则通过代收代付协议,时不时结算这些供应商们一些项目款。供应商们转述李娟的说辞是:上海比亚迪因涉及法律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

赞助阿森纳这一明星项目则成为这颗“雷”引爆的关键。

“Leo Chan”指导下李娟带领的上海比亚迪团队,在2016年8月份提出开发英国市场的提议,具体的落脚地即为:赞助英国球队阿森纳。项目从2016年12月开始启动,直到2017年7月份敲定所有细节:包括三个赛季的官方指定权益,这些权益包括知识产权权益、球员活动、合作发布会、围栏logo、背板logo、数字平台、官方网站和社交媒体等。三个赛季的投资额分别为240万英镑、250万英镑和260万英镑,总投资额为7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690万元)。这一过程中,项目成员通过邮件对“Leo Chan”汇报每一个时间节点。

但是,外界所传的比亚迪总部与雨鸿之间的一份有关阿森纳赞助的合同价格仅为120万元,其权益为赛场的一万个围栏logo,而上述其他所有权益全部为附赠权益。

腾讯《棱镜》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显示,2017年7月份,雨鸿与上海日高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日高)签署一份2017-2018赛季的2600万元的阿森纳合作伙伴合同。次日,上海日高再与上海比亚迪签署了一份2017-2018赛季的5400万元的阿森纳合作伙伴合同。2017年9月,雨鸿再于其他三家公司签署一份相应赛季合同,雨鸿将从这些公司获得5600万元。

腾讯《棱镜》了解到,上海日高与上海比亚迪签订的合同细节为,上海日高为雨鸿垫付5400万的资金;而实际上支付给雨鸿的金额则为2600万元。2018年3月,供应商衡昆铭又与上海比亚迪签订了一份垫资合同,代付给上海日高和武汉日高8600万元,由上海比亚迪支付不高于24%的年息。同时,双方还签署了一份1257.3万元的居间合同,条件为衡昆铭为上海比亚迪寻找服务商并促成融资合同签署。今年4月底,衡昆铭在支付4930万元后,发现其中“猫腻”并停止付款。

李娟还经常主动找寻供应商,希望这些人能帮助“上海比亚迪”获取融资。一位因具体项目欠款的供应商尼克告诉腾讯《棱镜》,李娟也曾希望他能帮助上海比亚迪找到融资,但他所找寻的金融投资者在进行完尽调后认为“缺乏有力担保、风险太大”,最后拒绝。

腾讯《棱镜》了解到,最后一家垫资的公司上海霜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霜阳)在6月份为李娟垫资1000万元,合同上约定的回报率近160%,这笔资金是霜阳支付60%的高额利息为代价获得的。李娟“暴雷”让这笔资金按时归还变得渺茫的情况下,利息如滚雪球般暴增。

“其实不是没有怀疑。”一位王姓供应商告诉腾讯《棱镜》,主机厂业务体量这么大,作为广告公司的确有些利欲熏心。对广告公司来说维持一家大的客户很不容易,当看到一个品牌这么多的广告预算时,即使有风险也会愿意去做。“谁知道碰到了一个旁氏骗局,碰到了假的比亚迪。”该供应商称。

比亚迪总部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棱镜》,比亚迪内部对于阿森纳项目的一种说法是,该项目在2018年2月在内部提出。当时,比亚迪中东非事业部总经理AD Huang最先提议,他负责的迪拜地区,许多客户与潜在客户是阿森纳的球迷,如果比亚迪赞助该球队可以让这些球迷们现场看球。恰巧,他的太太的关系网拥有非常便宜的资源。“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人则是阿森纳项目在比亚迪内部合法化的助推者。”上述上海比亚迪职员评价。

该比亚迪总部内部人士还告诉腾讯《棱镜》,雨鸿作为比亚迪总部“供应商”促成的阿森纳项目,比亚迪品牌及公关处总经理李巍作为比亚迪代表在2018年5月初参加完签约仪式后,回到总部曾叮嘱同事,雨鸿可能存在问题。

腾讯《棱镜》获得的一份邮件显示,阿森纳Ronson Cheng 在2018年5月25日抄送给比亚迪战略规划部颜丽芳的一封邮件中,直接将李娟称为“Liki”,而非汪晓婷的英文名“Helen”。颜丽芳回复了这封邮件,她是AD Huang的助理。针对以上信息,深圳比亚迪未回应腾讯《棱镜》的置评请求。

 

图片关键词
阿森纳Ronson Cheng 在2018年5月25日抄送给比亚迪战略规划部颜丽芳的一封邮件

共谋者和隐秘的洗钱

“工作与生活分得很开。”虽然李娟的家人并不愿承认自己知晓李娟三年来的工作点滴,“家里就是很单纯的家里,工作就是很单纯的工作”。腾讯《棱镜》了解到,这位家人曾与李娟及其同事一同飞抵澳门并逗留数日。

一套位居静安府价值1200万元的房产,被李娟家人解释为,“作为十年长期雇佣的奖励,2016年到2026年”。他转述李娟的说法,“老板跟她说你在上海就安安心心工作,我就帮你安家,这套房子就算是你后面十年的奖金”。

李娟家人向腾讯《棱镜》确认了家中有两辆豪车——路虎极光和保时捷帕拉梅拉。腾讯《棱镜》了解到,路虎登记在李娟的丈夫公司(上海易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名下,保时捷则登记在李娟丈夫夏飞个人名下。有消息称,平日上下班通勤,李娟丈夫还经常驾驶一辆梅赛德斯奔驰S级轿车。

上海易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最早由李娟与夏飞各出资50%,也就在2016年5月,李娟开始“比亚迪”从业经历之前,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夏飞,由夏飞100%持有。“这只是一个工商变更。”李娟家人如此解释这次股权转让,“任何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找到想要的答案”。

然而,另一个颇有争议的人则是李娟在搜易的前同事汪晓婷。她自称只是李娟所在的“上海比亚迪”的供应商之一,并不知晓李娟冒用她的身份与比亚迪官方进行接触。同时,汪晓婷又以“海外、品牌和CRM部总经理”职位,赫然出现在比亚迪上海的员工通讯录中。汪晓婷给出的解释是,她是上海比亚迪的顾问。

供应商组建的维权群中,供应商上海日高的一位陈姓职员对汪晓婷的奢靡生活进行质疑:5月份花费88万元在名人会所庆祝生日、价值百万的超豪华车保时捷卡宴、位居上海青浦的价值上千万的别墅、数个奢侈品牌包袋,以及江诗丹顿名表等。随后,该陈姓职员即被汪晓婷逐出该群。

腾讯《棱镜》获悉,自2017年6月27日至2018年1月12日,上海日高向雨鸿账户共转入4100万元,这些入账大多在当天或隔日被雨鸿转入其他公司。半年时间中,雨鸿向一家名为上海诚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筠)共转账7笔,总计2037.8万元;雨鸿向一家名为兆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玖)共转账4笔,总计760.61万元。

图片关键词

“这两家公司主要是用来走账和挥霍。”有供应商告诉腾讯《棱镜》,诚筠为李娟国金比亚迪职员诸正持股20%的公司;而兆玖则为诸正女友谢璐祎100%持股的公司。长期以来,诚筠和兆玖这两家公司的员工“五险”缴纳人数各为1人。

他们甚至有着更为大胆的想法,腾讯《棱镜》获取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2017年8月份,李娟和汪晓婷等人希望用1800万-2200万元收购搜易。其中,基金公司占股50%,李娟和汪晓婷7人占股50%。根据他们的计划,收购后在3年内完成1000万、1500万和2000万元的净利润,3年后直接出售给地产公司。

图片关键词
一份会议纪要显示,2017年8月份,李娟和汪晓婷等人希望用1800万-2200万元收购搜易。

幕后神秘人“Leo Chan”

李娟向不止一位供应商讲述上海比亚迪存在的理由是:比亚迪的高层洗牌,对总部市场部门并不满意的某高管希望在外另立门户,随后逐渐取代总部的市场部门。

李娟刻意留存的电脑资料,一定程度上也在混淆视听。这场“局”的关键人物是名为“陈振宇”(Leo Chan)的中年男子。李娟在广告商面前将陈称为“老板”。她与陈振宇的结识过程被描述为:两人因都曾就职于瑞安房地产公司而互加好友,2016年初,二者在“瑞虹生活广场”初次谋面,陈邀请她组建上海比亚迪团队并开展业务。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李娟在瑞安房地产工作的这位前同事陈振宇告诉腾讯《棱镜》,自己并没有失联,多年来一直从事房地产行业,与汽车广告和比亚迪的业务没有丝毫关系。

“我总觉得很奇怪,瑞安的这个人又不是做这一块,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这样的背景和资源,也是蛮费解。”李娟家人称,他也见过真实的陈振宇,感觉并不像,所谓的“陈振宇”可能仅仅是个代号。

李娟与真正上司“Leo Chan”首次见面的时间地点也被指“编造”。前述李玉对腾讯《棱镜》表示,李娟是在2015年6月在浦东正大广场与这位“老板”见面,后偶遇并向李玉讲述,自己与比亚迪高管一同用餐,该高管向她抛出加入上海比亚迪的橄榄枝。

腾讯《棱镜》获悉,李娟及其家人对外公布的履历中,隐藏了她一段短暂的工作经历。并未如外界所知的李娟从搜易直接跳槽到比亚迪上海,她曾在2015年7月在一家英国广告公司Spark 44 工作23天。离职的理由是“身体不适、心脏不好。”

有供应商对腾讯《棱镜》表示,李娟的这段经历背后或隐藏着此次骗局的真相。“李娟当时的上司是一位加拿大籍香港人,已长年居住海外的他,就在比亚迪广告门事发前曾回到上海,并造访Spark 44。在李娟事发前已经离开中国。”该供应商推断,这或许不仅是巧合。Spark 44 是豪华汽车品牌路虎的供应商。

这是一场至今未揭底牌的罗生门,涉事者都以无辜者自居。比亚迪官方说——李娟假借比亚迪之名私刻公章;李娟所谓的“上司”陈振宇说——我没有失联,这些年一直从事和比亚迪无关的房地产业务;“合作伙伴”说——李娟冒充自己与比亚迪进行业务对接,所有行为一概不知;李娟家人说——李娟就是被陈振宇骗得太深了。

李玉称,李娟很有可能在搜易服务福特时,结识了上司“Leo Chan”。前文提及的参加比亚迪经销商大会的VIP嘉宾宋博和于连东等人,便是代理铃木、江铃等品牌的汽车经销商。

李娟经常在下属面前提起“Leo Chan”,提起“小王老板”。从李娟的口中,这些素未谋面的职员们了解到的“Leo Chan”是,“香港人”、“很黑,像个煤老板”、“有一个小女孩”、“据说英文不咋地”、“能看繁体字,说明年龄不小”……

(文中李玉为化名)

来源:腾讯财经棱镜

原标题:棱镜|比亚迪拖欠11亿广告费背后:还不清的高利贷和隐秘的洗钱

最新更新时间:08/03 10:03

关于我们

多面体影视策划集基于品牌的视频创意、视频拍摄、后期制作以及整合DSP的视频广告投放等服务,为客户提供一整套可执行、效果可追踪的品牌视频营销解决方案。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 大连市西安路90号广荣大厦2406
  • 4008-788-291
  • service@polyhedron.cn
  • www.polyhedron.cn

多面体影视 版权所有 2013-2017 辽ICP备16018268号-1

116001

4008-788-291

Powered by MetInfo 6.0.0